顺发国际软件 众院弹劾通过后:特朗普留污点 弹劾或成"新常态"

2020-01-11 12:50:43

顺发国际软件 众院弹劾通过后:特朗普留污点 弹劾或成

顺发国际软件,美国民主党人控制的众议院周三(12月18日)毫无悬念地通过了对总统特朗普的两项弹劾条款,让特朗普成为美国历史第三位被弹劾的总统。

在特朗普不到3年的总统任期中,几乎每一天都充满了麻烦和争议。但对特朗普而言,这一次或许是最让他难以忍受的。没有哪件事情会像这次众议院投票一样,给特朗普的总统生涯以及之后的岁月留下如此深刻的烙印。

目前还难以判断这场给特朗普的总统任期留下污点的弹劾,会给即将到来的总统选举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不过许多人担心,这场党派分明的弹劾之争将在更加长远的未来给美国政治带来难以愈合的伤痕。

华盛顿度过历史性的一天

美国东部时间12月18日晚上,美国迎来了又一个历史性时刻:特朗普成为了美国建国243年历史上第三位被国会众议院弹劾的总统。

美国众议院当晚分别就针对特朗普的两项弹劾条款——滥用职权和妨碍国会——进行了投票。最终,众议院分别以230票对197票和229票对198票的结果,通过了对特朗普的这两项弹劾条款。

众议院在正式投票前进行了漫长的辩论。按照最初的安排,辩论时间被规定在6个小时之内,民主党和共和党议员各有3个小时表明支持或者反对弹劾的立场,但是当晚的辩论持续了8个小时之久。

辩论以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号召弹劾特朗普的鼓动性发言开始。佩洛西说,特朗普是“美国民主的威胁”,让国会只能选择弹劾他。

“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行动,就是失职。不幸的是,总统行事不顾后果,导致必须推动弹劾他。他让我们别无选择。”佩洛西的发言得到了民主党人的起立鼓掌。

作为众议院议长和这场弹劾的主要推动者,佩洛西当天特意穿了一身黑色的连衣裙,如果不是胸前佩戴的众议院权杖样式的金色胸针,很容易被误以为穿了一件出席葬礼的衣服。

在漫长的辩论中,民主党人重申了他们对特朗普的指控。

第一项滥用职权的指控,指责特朗普以近4亿美元的美国安全援助及访美邀请为条件施压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要求后者公开宣布将调查特朗普的政治对手、美国前副总统乔•拜登和他的儿子。

第二项妨碍国会的指控,指责特朗普蔑视并阻碍众议院调查相关丑闻。民主党人指责特朗普拒绝向国会提交文件,并试图阻止国务院外交官和白宫官员作证

,民主党人还称如果特朗普继续在位,将继续对美国宪法构成威胁。

共和党人在辩论中反驳了民主党人对特朗普的指控。来自密歇根州的共和党议员迈克•罗杰斯(Mike Rogers)声称,针对特朗普的弹劾“仅仅是基于对我们总统的仇恨”,并指控这相当于“对正式当选总统的政变”。

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共和党议员迈克•凯利(Mike Kelly),则将民主党人主导的这场弹劾与日本1941年偷袭珍珠港相提并论。他借用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在珍珠港事件之后发表的演讲指责说,众议院正在制造另一个“耻辱之日”。

在众议院就弹劾特朗普的条款展开激烈争论并投票表决之时,特朗普本人选择远离了华盛顿,前往密歇根州西北部城市巴特尔克里克(Battle Creek)举行一场名为“圣诞快乐”的集会——似乎是有意在那里远远地向众议院的民主党人示威。

密歇根州位于美国“铁锈地带”(Rust Belt,指美国东北部和中西部衰落的老工业区),原本是民主党的票仓,但是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特朗普以超过1万票的优势击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拿下该州。

特朗普竞选团队通讯主管蒂姆•默托(Tim Murtaugh)表示,这次集会将展示共和党的国家视野与民主党的“完全不同”,他还批评民主党尝试以弹劾来推翻上届大选的结果。

特朗普当天对众议院的辩论和投票保持了关注。在众议院开始辩论之前,特朗普不断发推文,坚称自己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他抨击“这都是由激进且一事无成的民主党所发动的凶恶谎言,这是对美国与共和党发动的全面攻击。”

民主党可能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场持续3个月的政坛地震,因今年8月一名情报官员的举报引发。根据这名情报官员的举报,特朗普曾在今年7月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通话中,施压后者调查美国前副总统乔•拜登和他的儿子亨特•拜登,并以军事援助和访美邀请作为条件。

民主党人控制的众议院9月24日启动弹劾调查,指认特朗普滥用公权谋取个人政治利益。自那以来,民主党人持续推动弹劾进程。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在经过2个多月的调查之后,本月初向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提交了弹劾调查报告。司法委员会随后于12月10日正式公布了指控特朗普的两项弹劾条款,并在2天后投票决定将弹劾条款送交众议院全员表决。

众议院周三的投票让这场延烧了3个月的弹劾戏码暂时告一段落。根据规定,只要有一项弹劾条款在众议院获得简单多数支持,特朗普弹劾案就将进入参议院接受审理。

但由于弹劾条款要获得参议院三分之二多数支持方能通过,而共和党人目前在参议院占多数,因此弹劾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实际上,虽然在特朗普之前曾有3位总统面临弹劾,但是没有一位总统被众参两院成功弹劾并被罢免。

在安德鲁•约翰逊和比尔•克林顿的弹劾案中,参议院的表决都没有达到弹劾所需要的三分之二多数。在理查德•尼克松弹劾案中,尼克松在几乎可以肯定会在受到众议院弹劾前主动辞职。

对于这一点民主党人其实心知肚明,而他们之所以坚持推动对特朗普的弹劾,无非是瞄准明年的总统大选。至今还没有从2016年大选的失败中走出来的民主党人,希望借助弹劾案在大选之年影响民意。

不过,弹劾是一把双刃剑,民主党强推弹劾的做法从一开始就被认为是一次政治豪赌。许多人担心,民主党可能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21年前的克林顿弹劾案就是前车之鉴。1998年共和党人强行推动对克林顿的弹劾,尽管克林顿最终在众议院被弹劾,但是共和党置国内外大事于不顾,一味纠缠绯闻案,得罪了广大选民。结果在第二年的中期选举中,共和党反而在众议院丢掉了5个席位,而主导弹劾案的众议院议长纽特•金里奇也黯然辞职。

自民主党人9月24日宣布启动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以来,尽管民调显示支持弹劾特朗普的人数有所上升,并且略微多于反对弹劾的人数,但支持与反对弹劾的人总体旗鼓相当。

如果民主党人留意最近的民调,他们有理由开始为自己的处境感到担心。就在民主党人在众议院投票弹劾特朗普之际,多项民调显示美国民众对弹劾的支持度在过去几天大幅下降。

权威民调机构盖洛普周三早些时候发布的最新民调显示,自民主党人发起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以来,美国民众对特朗普工作的支持率上升了6个百分点,达到45%。民调还显示,51%的美国民众反对弹劾特朗普,较佩洛西宣布开启弹劾调查时上升了5个百分点。而支持弹劾的民众比例则下降了6个百分点,跌至46%。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此前一天发布的一项民调也显示,支持弹劾特朗普的人数比例从50%下降至45%。

“民主党自己可能并没有想过能把特朗普弹劾定罪让他下台,因为可能性太小了。民主党更多的是希望以此抹黑特朗普,打击共和党的形象和势头,获取对选举有利的东西。”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袁征18日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

“但现在看来,民主党的这个目标并没有达到。”

特朗普难以抹去弹劾污点

尽管在弹劾的最后时刻民调向特朗普有所倾斜,但这并不足以弥补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三位被众议院弹劾的总统”给特朗普带来的巨大打击。

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在18日的一篇评论性文章中写道,除了周三投票结果的直接影响之外,“弹劾将永远附着在特朗普身上。从今往后,这将是学生们最早学到的有关第45任总统的事情之一。”

美国《大西洋月刊》也在众议院正式弹劾特朗普前夕发文称,

即便特朗普接下来不会被参议院罢免,但是被众议院弹劾的污点将永远伴随着特朗普和他的总统生涯。

无论是尼克松还是克林顿,都曾经为弹劾可能给他们的总统生涯留下污点感到担心和忧虑。尼克松在宣布辞职前曾向时任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坦诚,他害怕“水门事件”会定义他的政治遗产。而克林顿则在面对弹劾时,私下里曾担忧历史书将如何描述他。

特朗普也不例外。据报道,一位前白宫官员在形容特朗普对于人们将如何记住他非常“牵挂”。他曾经告诉身边人,弹劾将使他的总统生涯留下污点。

“他的形象对他非常重要。”这位前白宫官员说,“他为此痴狂,因为他寻求的遗产是(成为)伟大的总统——甚至超过林肯和华盛顿。”

“特朗普和进步左派们一样理解一点,他的总统任期具有变革性和历史性。”特朗普的前首席策略师史蒂夫•班农说,“他也明白他的反对者对他的恨意比对尼克松和克林顿(的恨意)更多。他非常认真地对待这一点,因为他非常重视自己在历史中的地位——他知道这在今天和100年后都很重要。”

但是如今事与愿违,特朗普加入了一个他最不愿加入的历史人物行列:被弹劾的总统。这些人在此后的历史上一次又一次地被后人记起,不是因为他们的政治遗产,而是他们被弹劾的身份。

特朗普对自己将被弹劾的前景的愤怒在众议院投票前夜达到了顶点。12月17日下午,特朗普向众议长佩洛西发出了一封长达6页的信。按照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说法,这封信“不同寻常”。

特朗普在信中痛斥针对他的弹劾“违法”,是民主党人搞“政变”,将遭“惨败”。他还把矛头直指佩洛西,说她“向美国民主公开宣战”,“与民主为敌”,“将遭历史严厉审判”。

考虑到这些,人们或许就可以理解特朗普迫切希望弹劾程序进入参议院的心情了,特朗普曾经一再宣称他将在参议院得到公正的审判。

鉴于共和党人在参议院的优势,特朗普不大可能被参议院罢免,

这或许可以在某种程度上为特朗普正名,并给他带来些许心理上的安慰。

弹劾恐沦为党争的政治工具

周三的投票几乎完全以党派划分,没有一位共和党众议员在当天的投票中支持任何一条针对特朗普的弹劾条款。一名此前已经表明要转投共和党的民主党议员杰夫•范德鲁以及另一名选情堪忧的民主党议员科林•彼得森也对两项弹劾条款投下反对票,还有另一名民主党议员投票反对第二项弹劾条款。

投票按党派划分凸显了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日益严重的分裂,而这种分裂在21年前弹劾克林顿时还远没有如此严重。

据美联社12月14日报道,21年前共和党主导的众议院提出的针对民主党总统克林顿的四项弹劾条款中有两项被否决。而四项弹劾条款均得到了共和党方面的反对票,其中一项更是获高达81票反对,“倒戈”人数之多在今天难以想象。

共和党众议员彼得•金是当时反对所有对克林顿的弹劾条款的四名共和党议员之一,他说:“那显然是党派之争,但不像现在这么激烈。”

法新社则指出,弹劾案显示美国党派对立日深,社会连事实都难共同认定。一方眼中的事实,会是另一方认为的“另类现实”“争议现实”。如今看起来更像是“民主党事实”和“共和党事实”。

激烈的党派斗争也带来了另一个问题,越来越多的人担心,弹劾将在未来日益沦为美国党派斗争的政治工具。

尽管在美国过去243年的历史中,连同特朗普在内只有四位总统曾经面临弹劾调查,其中只有三人最终被众议院弹劾。但是难以忽略的是,其中三次弹劾调查发生在过去半个世纪中。

自从尼克松因面临弹劾并辞职之后,弹劾总统在美国政治中似乎变得越来越频繁。

在克林顿1998年被弹劾之后,小布什和奥巴马的一些反对者也曾提出要弹劾他们,但并未实现。在2016年大选前,一些共和党高层曾讨论,如果希拉里•克林顿当选总统就要弹劾她。而在特朗普2017年就职前夕,一些自由派的团体就已经开始呼吁弹劾特朗普。

《纽约时报》在12月3日一篇文章中指出,就像如今在参议院常见的冗长辩论一样,这种曾经十分罕见的做法在一个极化世界中已经成为司空见惯的标准化操作。人们担心,弹劾在未来也会在美国政治中被“武器化”。那些没能入主白宫但却掌握众议院的党派,可能会经常性地试图罢免一位他们所讨厌的总统。

“冷战之后美国社会两极分化,党派斗争越斗越厉害,弹劾不再是一种监督制衡的手段,更多的是一种政治工具。”

袁征认为,“如果这种情况不再扭转的话,不远的未来还会出现同样的情况。”

上一篇:产品坑百姓、股票坑股民 长生生物遭交易所公开谴责

下一篇:年内A股482家公司完成953笔回购